拉菲1960注册 拉菲平台登录 拉菲2区注册
文章阅读
日期:2016-11-02 09:50:07 来源:拉菲2
云南官员辞职信:就这么任性我辞去了副局长职务

  就这么任性,我辞去了市国土局副局长职务

  马云说,提出辞职无非是两种情况:要么受了委屈,要么受了诱惑。我则例外,对供职了25年的体制即便没有充满感激之情,也绝无怨恨之意;也没有受什么诱惑,并没有什么机会在等着我,未来充满不确定性。

  没劝住自己,4月25日我提出申请;8月12日,云南省国土厅党组批准我辞去普洱市国土资源局党组成员、副局长职务,同时批准我辞去公职;9月,单位停发了工资。

  一个周末,我拎上私人用品,走出单位大门。失业了,就像风筝断了线,完全自由了。(如果是退休,通常会有一本“光荣退休”证和一床丝棉被。我是自愿辞职,只有一页批准书。)

  辞了就辞了,本来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。因为辞职是自愿的,也是经过长时间考虑的,再说些什么感想感慨,实在是没有意义的。

  既然可以毅然决然的丢掉25年的公职、丢掉多年的处级职务、丢掉每月养家糊口的工资、丢掉参加工作以来赢得的各种荣誉,肯定也已经不在乎对我辞职一事各种评价。所以,并不想费心思来解释自己的决定,更不想去揣测别人的看法。

  但是,作为自己人生的一个转折,需要有个注脚;将来回望人生路时,对自己为什么要走出这一步,需要给自己一个说法。

  至于我的辞职的原因,并没有多少感慨,申请上仅仅填写了“个人原因”四个字。

  虽然有各方面的原因,主要还是个性使然,常常感觉与“规矩”不太搭调;“规则”之下,不时会感到有些“憋屈”。工作生活中谁都多少有些不如意,但我辞职,不存在什么“一言不合”“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”之类的意气用事。

  这次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,是想过一种自由的、本性的、尊严的活法。

  25年来,因为没使尽洪荒之力,打工不像打工,生活不像生活,事业不像事业……一句话,活着不像活着。人到中年,一直还是“人在囧途”。如果现在可以看得到自己15年,甚至20年后的状态,我觉得是残酷的,也是难于忍受的。

  辞职是一条不可逆转的路,这点自己是心知肚明的,这也是懒得做什么解释的原因。而且,把我的一些想法说出来的话,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。是异类,还是负能量?是妥协,或者挑战?是英雄,还是孬种?是明智之举,还是头被门夹着?划得着,划不着?

  于我而言,体制内外并没有那么大的区分。事实上,我隐隐约约感觉到,今后的过日子,有时还得靠和体制内打交道。过去在体制内各单位游走,现在游出了体制,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  普洱地方小,是典型的熟人社会,过去辞职的人不多,所以可能谁辞去公职都会成为小事件。自己刻意低调,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没必要搞得那么悲情,没有必要搞得那么轰轰烈烈。自己也没有感到那么“蓝瘦”和“香菇”,思想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,觉得只是换了个上班地点,换了个平台和跑道。

  我跟老妈解释说,我又要调工作了,这次是到律师事务所工作,老妈听了没有说什么。毕竟,我换过很多单位,这是又一次而已。

  当有人在为获得提拔重用而弹冠相庆的时候,在祝贺他们的同时,我却在为如何彻底的清除所谓的“官气”而烦恼,因为带着这种没有底气的优越感和形而上的惯性思维,哪怕只是一点点,都和“江湖”格格不入。

  对于未来,或者说出来以后如何混日子,我并没有什么把握。没有什么现成的机会等着我,但我确定的是我已不适应甚至很抵触体制内的种种了。

  就这么叛逆!我常开玩笑说,我是公务猿的底线,再比我差的,必定做不得人民公仆了。

  正式辞职两个月,感觉已经大不同了。“别人的政府”、“别人的党代会”、“别人的政治纪律”、“别人的GDP”、“别人的扶贫”、“别人的节假日”……竟不堪回首了。

  我把自己归零了,一切从头再来。体制内的人和事,以及随之而来的喧嚣,慢慢地离我而去,渐行渐远。走过的一切,也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逐步淡忘。不再戚戚于声名,不再汲汲于富贵,更从容、更充实地享受人生。

  不忘初心,打算给自己15年时间,想做一枚普普通通的小律师,不知道能否就此安身立命,为自己而活。

  最坏的打算,最好的准备。过去随时担心的是对和错,现在我只在乎输和赢。

  在有的同龄人已经开始准备提前退休的时候,我背上行囊,像一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伙一样到处找工作。

  上路了……

  作者:李青松,本文由《新华每日电讯》旗下微信公众号"草地周刊"(ID:caodi_zhoukan)整理自封面新闻